孤风歌且行

啊,不知道说啥,给大家炒个菜吧~

【瓶邪】没有安全感的豹豹叼猫日常

*刚把小哥接回来那段时间的故事。

*捅窗户纸文学

  吴邪揉着眼睛醒来,愣了足足有三分钟才确定,自己睡前是在吴山居客厅内的沙发上的。

  而现在已经睡到了床上,还被盖上了厚被子,一睁开眼睛,视线精准的落在靠在床边望天的闷油瓶身上。

  怎么回事,他梦游了?

  毕竟小哥在门里过了十年苦日子,总不能让他睡沙发不是。于是他就把卧室都让出来,让胖子和小哥睡,自己睡沙发。

  胖子当时的表情十分奇怪,眼睛瞟来瞟去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。最后语焉不详的来了一句:“还没成啊?”说得吴邪莫名其妙。

  揉着脑袋坐了起来跟闷油瓶打了声招呼:“早啊,小哥。”

  闷油瓶看了他一眼移开目光。

  吴邪还是觉得奇怪,问道:“是你把我弄回来的吗?”

  闷油瓶又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吴邪昨夜喝了酒,现在头痛得厉害,没有多像就洗脸刷牙去了。

  卧室门关上的那一刻,闷油瓶整理了一下翻起的衣角。

  昨夜他自作主张把吴邪抱回卧室里睡,与他同床共枕。可是吴邪却不明白他的心意,他不能确定吴邪是否对于自己也有倾慕之情。

  他在这世间所有阴暗诡谲的地方从不惶恐,可若是说起这事来,他是害怕的。

  闷油瓶是道上一哥,一次接风宴哪里够?吴邪用水冲了一把脸,看着镜子里逐渐恢复体型却还是消瘦的自己。

  今天明天还有两场,那些人闻着味儿就找过来了,他打算就在这里应付了得了,免得让人找到雨村去,闹得人不得安生。

  推开卫生间的门,吴邪吓了一跳。

  “小、小哥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闷油瓶站在厕所门口,目光幽深的盯着他。他看了吴邪一会儿,突然抬腿走进,吴邪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,直到闷油瓶和他错肩而过,关上卫生间的门,吴邪才轻轻松了口气。

  天哪,小哥的气场太强了,得赶紧帮他做社会化训练。吴邪握拳下定决心。

  闷油瓶现在厕所里,拿起吴邪的漱口杯和牙刷,看着上面的水珠,和吴邪发梢上的一样晶莹。

 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阴沉而凛厉,这是青铜门带给他的气质变化。吴邪会不会被他吓跑?

  自嘲的勾了勾嘴角,抬手放在吴邪刚刚和他相撞的地方。

  他太瘦了,怎么这些年瘦成那个样子?

  他如是想着,推开门,看见胖子站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的打量。

  “小哥,我昨天就想问了。”胖子压低声音,“你们没在一起啊?我还以为你们昨晚得干柴烈火的,买了3m的耳罩准备着呢,你们这不行啊!”

  闷油瓶无奈的看着他,胖子还看出他眼神中隐隐的求助。

  “好嘞哥,咱帮你!”胖子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膀,冲他竖了个大拇指。

  吴邪在楼下和王盟对账,这些年他雷霆手段,账面上还比较干净,看上去也舒服很多。

  “老板,你放心去福建吧,这里有我出不了什么乱子。”王盟拍着胸脯保证。

  虽然王盟前些日子才在长白山阻拦过他,但也是自己带了一批好手的小老板了。

  闷油瓶一下来就看见吴邪拍了两下王盟的肩膀,不禁皱起了眉。

  根据下山路上听到的风声,王盟曾经阻拦过吴邪不让吴邪来找他。

  然而现在吴邪在拍他的肩膀,是不是对我……

  于是闷油瓶缓缓朝门外走,吴邪眼尖一下就看到了深蓝色的身影,忙拉住他。

  闷油瓶心中得意,没想到吴邪问他:“小哥,手机带了没?”

  闷油瓶:“……带了。”

  “好,你早点回来,今天咱们得去二叔那边吃饭。二叔那老狐狸事情多,咱们别让他唠叨。”

  闷油瓶坐在白堤的长椅上,看着小松鼠抱着果子回到树洞里。

  树洞里还有一只小松鼠,两只小家伙亲亲热热的在一起转来转去,看得闷油瓶一声长叹。

  余光之中他看到了一个男朋友去买东西的女生被人搭讪要微信,不知怎么的,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起身拔腿就往吴山居走。

  等他火急火燎的从白堤跑回去,看到的不过是吴邪从仓库里出来,灰头土脸的朝他一笑:“小哥,这边的货物得给王盟清好,你想玩就出去玩,我们三个在这里搞得定。”

  闷油瓶闷不吭声的接过吴邪手中瓷瓶抬了起来放进铺子里。

  “没事,我来就行……”

  闷油瓶抓住吴邪的手,先拉着他上楼洗手洗脸换衣服,再拉着他让他去沙发上坐着休息。

  “待遇这么好?”吴邪乐呵呵的看着闷油瓶。

  对方两下拆掉一对清代的木箱从库房里抬出来,又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装好。

  吴邪看得眼睛都直了,这完全就是享受嘛。

  到了饭点的时间,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,几人整理了一番后往吴二白处赴约。

  二叔那边最亲近的伙计都来了,欢送的架势摆的足足的。

  “小邪,新生活顺利。”吴二白率先举杯。

  吴邪难得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,乐得不行:“谢谢二叔。”

  酒过三巡,大家喝的都有些醉了,吴二白也难得打开了话匣子,对着闷油瓶多说了两句。

  “张起灵,不论你在张家如何,在小邪身边务必要照顾好他。这些年来小邪受的苦你应该明白,他都是为了你。”

  闷油瓶看向醉得傻乐的吴邪一眼,郑重的用晚辈礼给吴二白敬了杯酒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“二叔,你不要这样说他。”吴邪醉醺醺的抓住闷油瓶的手,闷油瓶指尖发烫,只觉得吴邪格外诱人。

  “我这么做都是自愿的,只要他好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,可以做任何妥协。我希望他能卸下背负不起的命运,有自己自由的生活。”

  听完这话闷油瓶心中百感交集,他在心中默念:我的自由就是你。

  吴二白的伙计送了四人回吴山居,他本想去扶自家小三爷的,结果被人抢先一步。闷油瓶知道公主抱把人搂进怀里,让吴邪的头靠在他肩膀上。

  豪车、小厮、大帅哥和一个大帅哥怀里的大帅哥。

  这样的组合一下引起了路人的注意。闷油瓶听到尖叫和相机快门按下的声音。他拢了一下胳膊,让吴邪的头完全在他的颈窝里,大步走进吴山居。

  他把吴邪放在床上,褪去外衣塞进被窝,抚摸他的头发看着他泛着红晕的脸,心道:吴邪,你当真只把我当兄弟吗?

  吴邪醒来时看见闷油瓶靠在床头睡着了,酒醉时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在他眼前。

  他有些看不懂,为什么闷油瓶要用晚辈礼敬二叔,也不喜欢二叔的那些伙计对他开颜色玩笑。

  难倒他们认为闷油瓶是会有欲望的人吗?

  闷油瓶……吴邪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思绪万千,却不能宣之于口。

  他总觉得,他们不像是兄弟。

  兄弟应该是他和胖子那样的,是来去自由,拔刀相助的。可是他想让闷油瓶留下来,留在他看得见的地方。

  可是可能吗?一个职业失踪人员。

  他心里不太正常了,怎么能禁锢闷油瓶呢,那不成变态了吗?

  吴邪自嘲一笑,想起床去喝点牛奶。酒精太伤胃了。

  可是脚一落地,便感受到了一阵头晕目眩。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的拖住了他,吴邪感觉自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  “谢谢小哥。”吴邪觉得尴尬,想从闷油瓶身上起来。可是那人没有松手,只是把他抱起来问,“去哪里?”

  吴邪只觉得自己醉了,醉得荒唐。

  闷油瓶会抱他吗?这一定是梦吧。

  只是他的怀里好暖,他不想松开。

  闷油瓶把牛奶泡回来递给吴邪。

  看着吴邪喝下,看着他脖子上的疤痕随着吞咽的动作变幻,也不知道是自己余醉未消还是如何,他轻轻抓住了吴邪的手,试探着问:“我能照顾你吗?”

  吴邪喝牛奶的动作一顿,放下杯子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  “你被上身了?”

  闷油瓶:……

  吴邪笑了起来,轻轻哼了一声,道:“只要你想。”

  第二天,吴邪清醒过来,身上的衣服换过了,清清爽爽的,看来并不是他在做梦,而是某人趁着他熟睡对他动手动脚。

  后腰有种莫名的痛感,一路小跑进了厕所,翻起衣摆,果然看见腰间有一枚牙印,宣示主权意味满满。吴邪有些哭笑不得,这算什么事儿啊?

评论(67)

热度(6279)

  1. 共30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